楠轩· 李宅 

项目名称:
楠轩 私人花园别墅
项目地点:
郑州
项目面积:
800平米
完工时间:
2016年
主要材料:
金丝楠木、黑檀木、暖灰色石材、汉白玉、黑色石材

家,身心愉悦的能量场

怎么样才能算是安居?对于这个命题,我们的价值标准不断在变化。更早的时候,经济所限,只要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够了,渐渐地内地开始学习香港和台湾的潮流,也有欧式的地中海、法式风格等等。北欧的自然风格,也流行了一些年。直到现在,关于居住,已经不拘于某几种样式,更加地多元化。

中国经历过一段不平常的时间,从封闭到开放,很多东西从无到有,短短三十年的发展实现了巨大的飞跃。飞跃的过程中我们看到更多是表象的东西,无法用这么短的时间树立新的系统,无法梳理一个所谓现代文明所具备的本质的东西。哪怕对于自己的家,也只能去往各处,照着样子抄过来。

有的时候,我们以别人的样式来设定自己的生活方式、装修自己的家,却没有想明白自己的真实需求。一不小心,就沉迷于某种风格样式,中国人在原不属于自己的空间中,又加了很多浮夸的装饰,人是没有存在感的。种种不舒适、不方便,一点一滴、一分一毫地慢慢消耗自己的能量,甚至于影响家庭关系。

什么样的居住空间可以给人补充能量?一个空间可不可以一直吸引人居于其中?当一个人对家、对器物有粘性的时候,才能落下来,才能定下心来,否则永远飘在半空没有着落。居住是吕永中设计事务所一直在研究的命题,我们能否创造一种适合于当代的中国人的家和生活方式,重新定义我们的居住空间。

中国人对于居住的梦想,从来就不限于房子本身。除了风格和美观之外,要解决细致的使用功能,也会有更多内心、情感层面的考量。更深一步,家庭成员之间的和睦、父母子女之间的精神传承,也可以在环境的潜移默化之中逐渐变化,这是空间的“场”,与生活在其中的人,互相影响和教化。

为真实的居住而做

房子的主人在十年前已经做过一次装修,在使用中发现了很多问题:地下室潮湿,材料使用不恰当,气味污染,很多生活的细节不能够响应。进入第二次装修以后,他更加慎重,也更加有经验。家的设计,不同于酒店,如果有完工后无法补救的功能瑕疵,意味着屋主人将在之后的日子里反复忍受,甚至于不时的令人心烦意乱。

因此不能过早地进入样式和美观阶段,在设计之初,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如何解决问题。地下室是解决问题的重点之一。以前过于幽暗潮湿,本来除了藏酒之外,什么都不能用,白白浪费了一层的面积。在建筑改造中做了非常大的结构改动,在原有地基外层增加了一圈环绕式的廊道,顶部植入采光,不仅让人可以从庭院直接走到地下室来,也让风的流动通畅起来,通过自然的方式解决了地下室最常见的潮湿和采光问题。室内用休闲的沙发配上电视机和影音系统,家人朋友一起看一场浪漫的电影,无须知道外界的日升日落。

在材料的选择上,健康问题其实是首要的。有污染的各种装饰板以及不合格的油漆,是室内空间的最大污染源。屋主人提出来要使用金丝楠木,因为他喜欢金丝楠木的香味。中国的房子其实自古以来就格外青睐木材,也许木头相较钢材、玻璃,更加柔和温暖,令人安心。正是金丝楠木的使用,让这个宅子得名为“楠轩”。

两层通高的正厅,是主人收藏的一组红木家具,红木作为收藏固然很好,久坐却不甚舒适。好在靠近院子的落地窗边,有一组砚石茶台,这里成为了主人最常待客的地方,占地面积虽然不大,却能让七八个人靠近坐在一起交谈,对院而坐,美景尽收。

所有的布局,都从主人的生活出发。平时是以喝茶为主,还是以喝酒为主,或者爱喝咖啡?这些都会引发空间布局的很多不同。这位主人喜欢喝茶,也爱和朋友聊天,所以把靠窗的最好的位置留给最经常使用的、能发挥最大能量的地方。普通的欧式沙发,很难适于喝茶,沙发的座面过于瘫软,喝茶需要坐正去泡茶,茶案的高度和通常沙发茶几的高度也有很大区别,而这么多年,中国人都忍下来了,也会带来身体上的不适。也许是时候去面对这些真实的需求,忘掉脑子里面酒店或酒吧的模式,丽江或者卢浮宫的风格,找到适合我们的生活方式,并用空间和家具去响应。

随着吕永中与屋主人之间更加熟悉,渐渐如同朋友相处一般。有一次喝茶,吕永中便问道,家人的房间都安排好了,那你自己最喜欢待在哪里?客厅比较大,是两层通高的,如果一个人不会坐在这里,卧室更多是妻子梳妆使用。也许还需要一个书房,平常自己喝茶、看书都能用,偶尔有一点工作需要带回家,也能在这里处理。一楼二楼没有空间了,于是把原本用于存储的顶层阁楼的屋顶整体抬高一米,用天窗将室外的阳光和空气引入,空间顿时宽敞明亮。一侧放置书桌书架,另一侧罗汉榻一张,工作累了榻上小眠,这里就是主人的精神“他乡”。

三年精作,用做家具的方式建造空间

“楠轩”的设计到施工完成,花了三年时间。这其中有很多工艺的突破。吕永中的半木品牌,用十年时间做中国的高品质家具,而楠轩的建造,正如同家具一般精工细作。

屋主人年纪约四十多岁,喜爱中国文化,因而选用金丝楠木作为主材。所有的木材面板,都是实木制作,用实木框镶嵌实木板,相接之处完全使用榫卯结构,再用干挂的方式将面板固定在墙面。干挂是一种让实木板面可以从墙体拆卸的方式,如果主人有了其他的置业需求,珍贵的木材就能实现重复利用。每块墙板包括格栅,经过精确计算,完全贴合空间的尺度。而实木镶嵌的肌理、格栅的粗细,进行了结构系统上的统一,延展出不同的细节变化,去响应各个空间功能和风格的区别。用其他的材料,比如石头、金属、皮质进行镶嵌,金木水火土,环环相生的元素,圆满得让人有一种安定感,既温润也有鲜明的态度取向。

厅堂最重要的一个立面,在木作纹理的精确变化上搭配五米多高、两米多宽的汉白玉石雕,通体白色,雕刻《溪山行旅图》,赋予整个空间向上挺拔、延伸的气势。立面的虚实的关系,如同中国的屏,疏密均有变化,重要的骨骼分隔处,用一些弧度的雕琢让整个立面更加饱满。石头是由福建专门的手工艺人雕刻,在空间侧光的照射下,雪白干净,层次鲜明细腻,精工雕琢却不匠气。白色的石雕、暖色的木作,让厅堂带有一些书院的气息、文人的气质,也把主人所爱的两种材料的特点发挥到极致。

自然之道,人文之道

“我们的居住空间,一是自然之道,一是人文之道。

如果能把二者很好的结合,它就充满了能量。” — 吕永中

一个宅子需要系统地去考量,园林、建筑、室内到家具和器物的挑选,都要经过有针对性的梳理与匹配。庭院中的花草石头,根据不同植物的花期去搭配、石头的颜色大小,也须疏密有当,让四季都有好景。可以想象,春季的花开、夏季的鸟鸣、秋季的落叶、冬季的初雪,那些生动的充满生机的东西,被引入到房间里面来,令人身心愉悦。而充满人文的石雕、木作,这些东方的极高技艺,也在这个空间中获得了新生,让生活在其中的人,让自己的子女,都能在一个充满正能量的环境中成长,润物细无声地获得某种感知和体悟。

如何通过设计,去响应当代以及未来的生活?随着我们对居住的要求越来越高,对生活细节的关注,对使用功能的关注,以及如何用美来呈现,恰恰是设计往更深里面走的过程。这些对细节的考量,对美学的考量,对一种生活态度、乃至价值取向的考量,形成了真正的人文之道。